航旅纵横陷隐私争议 律师:打擦边球

来源: 匿名 2019-10-31 12:00:45

虚拟身份(图像)建立后,“与他人的私人信件”栏将默认打开。

取消账户时,旅行者需要用身份证拍照。

9月21日,一些网民在微博上发帖称,他们在选择TravelSky应用的座位后收到了陌生人的骚扰信息。航信后来回应说,该功能默认关闭,用户可以自主打开和关闭。

据《新京报》记者9月23日下载的TravelSky测试,TravelSky的“默认关机”不是接收私人信件的功能,而是“开启虚拟身份”的功能。也就是说,当用户点击他的头像时,“创建虚拟飞行图像并与其他人互动”的选项将在旅行路线上弹出。选择创建后,用户不仅可以修改头像,选择昵称和职业,还可以默认与其他人打开私人信件的设置。

“授权打开与他人的私人通信功能是软件社会功能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选项。默认情况下,不应实施这种级别的操作检查。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应用程序是在玩“侧球”,用户使用其他功能会打开私人信息。9月23日,北京太平洋世纪(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朝强告诉《新京报》,“然而,这种私人信件的打开对用户的影响相对较小。只能说商人没有履行通知和提示的义务。因为默认检查只涉及私人信件功能,不涉及购买商品和服务,也不涉及个人信息,所以没有侵权的余地。”

航空旅行中的“交谈”?回应称,用户可以随时关闭。

9月21日,一名微博网民表示,在选择了旅行者纵横应用的座位后,一名陌生人向他发送了骚扰信息,如“我能问你吗?”然而,她发现她也可以通过空中旅行检查飞机上其他乘客的姓名和头像。

对此,TravelSky在9月22日回应说,该功能默认关闭,其他人在我打开虚拟身份之前无法看到用户信息。用户可以随时修改或删除虚拟身份并关闭功能,也就是说,用户拥有打开和关闭功能的自主权。

TravelSky还多次强调,当用户打开他/她的虚拟身份时,他/她将被提示使用该虚拟身份与其他人进行交互。用户需要填写自己的昵称、头像和其他虚拟信息。虚拟身份打开后,只有用户填写的虚拟信息对公众可见,而其他人看不到他们的真实信息。

9月23日,新京报记者下载了TravelSky应用,发现当用户点击设置头像时,TravelSky会弹出一个窗口,提示是否“创建虚拟飞行图像并与其他人互动”。创建虚拟映像后,默认情况下将打开用户的私人信件窗口。

在方少强看来,应用在打开私人信件功能方面扮演了一个“边缘球”。从维护用户体验和保护用户权益的角度来看,不应以用户未注意到的方式设置私人信件功能的打开,也不应默认检查私人信件功能或导致用户在执行其他操作时打开私人信件功能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一些网民评论说,“与他人互动”这个短语太模糊,“许多人只是想建立一幅肖像,使用适当的授权形式是合理的。”

不是第一个因社交互动而引起争议的用户:不需要社交互动。

事实上,早在去年,TravelSky就卷入了一场关于“座位选择和社交互动”隐私披露的纠纷

大约在2018年6月,“虚拟客舱”功能垂直和水平启动。通过该功能,用户可以查看同一客舱内乘客的历史飞行位置和频率等信息,也可以与同一客舱内的乘客进行私人对话。当时,一些网民担心存在隐私泄露的隐患。

《新京报》记者发现,去年航信推出相关功能时,每个用户都有一个“个人主页”。用户的个人主页将显示头像、个人标签和飞行图表等信息。没有选择座位的用户甚至可以直接选择那些感兴趣的人旁边的座位。发送私人信息的社会功能也被设置为“默认开启”,这引起了很大争议。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中航信道歉并回应称,虚拟个人主页已设置为默认关闭状态,产品未来将进一步改进。

目前,TravelSky似乎已经删除了“个人主页”,并将打开私人信件的默认功能更改为仅在“创建虚拟图像”后打开。然而,它仍然没有放弃对社会功能的追求。《新京报》记者查询官方微信公众号旅行者,发现其表示“虚拟客舱”功能设计的初衷是为了听到大量用户的声音,“以帮助每个人开始随温度飞行”。

此前,航信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虚拟客舱功能不是社会化,而是探索用户在线模式下服务创新的可能性。“个人主页的标签功能不是显示个人的真实身份信息,而是可编辑的信息,如头像、昵称、标签等。标签是由用户自己添加的。”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许多需要乘飞机旅行的乘客,询问他们在飞机上发送私人信件的功能,发现许多用户对此并不抱积极态度。

在北京工作的金女士告诉记者,“我不会使用这个功能。这次飞行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会议持续了几个小时。没有必要社交。飞机上很少安静。通常我不想认识任何人,除了我的邻居。”

重庆的李先生认为,飞行应用程序有自己的隐私属性,许多明星经常因为飞行信息泄露而受到骚扰。很难想象有多少用户需要在飞行场景中社交。

9月23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微信对50名有坐飞机旅行需求的用户进行了一项小型调查。其中,45名用户表示他们在飞行时对其他乘客没有社交需求,3名用户表示他们有社交需求。社交需求的原因包括方便与其他人换座位和交新朋友。此外,一名用户表示,“这取决于具体情况,只有适合的人才可以”,一名用户表示“只有商务舱和商务舱可供选择”。

网络信息安全专家菅直人(Kan Zhigang)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越来越多的应用软件增加了社交功能。从软件设计和运行的角度来看,初衷可能是好的,但只考虑好的社会方面,不考虑一些用户信息的泄露会给用户带来的安全隐患,应该从双方来理解。

■延伸

取消旅行很难:拍一张手持身份证的照片。

有争议的航空旅行的隐私规定是否符合?

9月23日,北京新闻记者下载了旅行者十字应用程序,发现该应用程序收集了用户的位置和存储的信息。其中,用户的位置信息主要被收集以提供拾取和拾取机器、位置导航等。没有跨境索赔。

此外,当首次安装TravelSky的应用程序时,该应用程序使用弹出窗口提醒用户隐私协议。记者查阅隐私协议后发现,虽然TravelSky也有要求用户信息和推送广告的规定,但它对用户信息的安全保护有明确的承诺,在隐私标准化方面相对完善。

然而,取消航空旅行是“麻烦的”。记者发现,如果你想取消你的旅行账户,你必须用你的身份证拍照。对此,微博用户质疑这将再次暴露他们的身份信息。

目前,《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必须明确指出用户取消的方式,取消时不得设定不合理的条件。然而,对于什么样的条件是“不合理”仍然存在争议。

关注隐私的安全专家告诉《新京报》,应用程序不应该为用户设置太严格的取消条件。但是,如果取消条件太方便,会给“羊毛党”等黑色产品带来方便例如,新用户优惠的注册、取消后重复优惠的重新注册、恶意取消他人账户等。,那么如何区分哪些条件是合理的取消取决于具体情况。"

从底部开始纵向和横向的空中旅行:中央企业联合航空公司成立

工商信息显示,中航信的产品开发商是中国民航信息移动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航信官方网站显示,中国民航信息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航空信息”)是SASAC唯一一家专门提供信息服务的中央企业。它由中国民航计算机信息中心与国内所有航空公司联合建立,是国内所有主流航空公司(国航、东航、南航等)的核心系统提供商。)、机场和票务代理。截至2011年8月,中国航空公司39家境内外子公司、子公司和9家关联公司已为近30家国内航空公司(国航、东航、南航等)服务。)以及近200家区域和海外航空公司、169家国内机场和近7000家票务代理,覆盖300个国内城市和80个国际城市。

航信是中国航空公司推出的第一款基于旅行的移动服务产品。它可以为乘客提供从旅行准备到到达目的地的完整信息服务,并通过手机解决民航旅行的所有问题。

2001年2月,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中国航空公司报告称,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公司今年上半年总收入为38.44亿元,同比增长9.16%。税后利润14.229亿元,同比增长5.6%。中国航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包括航空信息技术服务、结算和清算服务、系统集成服务、数据网络服务等收入。

在中国航空公司2018年年报中,还提到“自主研发的TravelSky手机应用,用户数量稳步增长,并与上海浦东、长沙等多个机场合作,为机场应用创造了一批创新产品,从而提高了乘客、商业航空公司和机场的服务标准”。

你可能会喜欢:

数据

利拉德:疯狂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WNBA的那记制胜球

利拉德:疯狂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WNBA的那记制胜球

回到顶部